1
2
3
4

地址(虚拟):泉州西街

联系邮箱:wdwgjy2013@163.com

手机:13599147304

此陈三非彼陈三,请别再贻笑大方了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董山伟
       “此陈三非彼陈三,请别再贻笑大方了!”

       这是我原来并不想说但现在却不得不说、不能不说的话。

       因为昨晚我去观看“东亚文化之都.2014泉州”县域活动,暨“文化之都.仙山洛水——洛江活动周”的现场表演,竟然看到主办方,包括“东亚文化之都.泉州”建设委员会、中共洛江区委、洛江区人民政府,在宣传“陈三五娘”的专题片中,仍在继续引用泉州地方戏曲研究社原副社长郑国权先生的错误说法——

       “宋代诗人刘克庄诗句‘相君未识陈三面,儿女都知柳七名’,可见‘陈三五娘’的故事早在宋代就已经流传”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这简直让我如鲠在喉,觉得必须一吐为快!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回来后查资料,发现泉州晚报在今年7月25日报道泉州“陈三五娘传说”入围国家“非遗”的专文中,竟然也犯了同样的错误!

       该报道写道:“......南宋诗人刘克庄曾在他的诗中提到‘相君未识陈三面’,可见他是对这故事有所闻而作的。”

       这实在让我忍无可忍,不得不说:错了,郑国权先生、泉州晚报记者先生、洛江活动周的主办者们,你们都错了!刘克庄诗中的“陈三”,并不是“陈三五娘”中的“陈三”,而是另有其人。请你们不要一错再错、贻笑大方了!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那么,郑国权先生他们究竟错在哪里?刘克庄诗句“相君未识陈三面,儿女都知柳七名”中的“陈三”,如果不是“陈三五娘”中的“陈三”,那么他又是谁呢?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先查郑国权先生这一错误的出处。

        在郑国权2011年编撰的《荔镜奇缘古今谈》“陈三五娘是不是真人真事?”一文中,他写道----

        宋代的诗人刘克庄(1187-1269)在其“哭孙季蕃二首”中,曾有“相君未识陈三面,儿女都知柳七名”之句。柳七即北宋词人柳永(约987年-约1053年),是位出名的风流文人。刘克庄是莆田人,他把福建的两位老乡相提并论,并写入诗中(柳永崇安人、陈三泉州人),恐怕不会是灵感所至、空穴来风。......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显然,郑先生认为刘克庄这一诗句中的陈三,就是“陈三五娘”中的陈三,并因此把它作为宋代就有“陈三五娘”故事的可靠依据。此后,因为郑先生是泉州研究“陈三五娘”的权威,所以他的这个错误,很快传开,一误再误,以至于就连泉州市政府,也大大方方地用来它来宣传“陈三五娘”,以及申报国家“非遗”名录等等,这真让人大跌眼镜!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其实,刘克庄诗句“相君未识陈三面,儿女都知柳七名”出自刘克庄“哭孙季蕃二首”之二,兹照录如下:

     

哭孙季蕃二首
     二
     每岁莺花要主盟,一生风月最关情。
     相君未识陈三面,儿女多知柳七名。
     自有菊泉供祭享,不消麦饭作清明。
     老身独殿诸人后,吟罢无端雪涕横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 诗中的“柳七”指柳永没错,但诗中的“陈三”,根本就不是“陈三五娘”故事中的“陈三”,而是指北宋诗人陈师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有何为证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首先,这里面牵涉到古代的称谓——“行第称”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行第称”是中国古代,特别是唐宋时期,按家族兄弟辈排列顺序,连同姓氏的并称,是一种时尚的表示亲昵的称呼。比如唐朝的柳宗元因此称柳八、元稹称元九、李白称李十二、韩愈称韩十八;宋朝苏辙称苏二、陈师道称陈三、柳永称柳七、秦观为秦七、黄庭坚欧阳修称黄九、欧九。  “行第称”还可连同本名和官职并称,如称裴图南为“裴十八图南”、称杜甫为“杜二拾遗”。所以,唐朝诗人李约《赠韦况》:“我有心中事,不向韦三说。昨夜洛阳城,明月照张八。”“韦三”即韦况的行第称,“张八”即张谂的行第称,二人都是李约的朋友。宋朝黄庭坚《避暑李氏园》:“题诗未有惊人句,会唤谪仙苏二来。”苏二即指苏辙。

         同理,刘克庄《哭孙季蕃二首》之二:“相君未识陈三面,儿女多知柳七名。”中的“柳七”是柳永的“行第称”,而“陈三”是陈师道的“行第称”。因此,此处“陈三”系指陈师道。此证据一。
       证据二。查中华书局《刘克庄集笺校》第793页,“哭孙季蕃二首”注四:“‘相君’句......后山称少游为秦七,少游称后山为陈三。”很显然,刘克庄此诗中的“陈三”系指“后山”,即陈师道。当然,也就不可能是“陈三五娘”中的“陈三”!

       证据三。刘克庄还有其他包含“陈三”的诗句。如“岂有陈三送迁客,亦无邢七卖先生”、“雪厄黄精饥杜二,花欺白发笑陈三”,等等。这些诗句中的“陈三”,也都是指陈师道!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陈师道(1053~1102),北宋官员、诗人。字履常,号后山居士,彭城人。著有《后山先生集》。《宋史》载:“师道高介有节,安贫乐道。......章惇在枢府,将荐(陈师道)于朝,亦属观延致。......及惇为相,又致意焉,终不往。”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那么,“相君未识陈三面,儿女多知柳七名。”整句诗的意思是什么呢?

       原来,这句诗的“相君”系指当时的宋朝宰相章惇(dūn)。整句诗大意是:“宰相(章惇)未能与陈师道见面,百姓大都知道柳永的盛名。

       所以,现代人常用刘克庄的这句诗,来形容柳永词作的传播之广。比如余敏先在《试论柳永词的传播及其词史地位》中写道:“刘克庄说,相君未识陈三面,儿女多知柳三名,可见柳词传播几乎家喻户晓。”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而把这句诗拿来为“陈三五娘”说事的,应该只有泉州。这个错误,很可能始自郑国权先生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至于曾经把苏东坡一贬再贬的宰相章惇,为何想见却未能见到陈师道?而孙季蕃又是怎样的人物,为何能让刘克庄为他著诗痛哭?这些宋代往事说来话长,碍于篇幅,无法一一展开。读者如有兴趣,不妨亲自了解一番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 事实上我并不认识郑国权先生,但知道他对于陈三五娘、南音等的研究,有不少贡献。可是名人一不小心,同样也会犯错。郑先生的这个错误,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。为了不再以讹传讹、一错再错,也为了维护咱们泉州的声誉,我只能如实地指出这个错误。相信郑先生知道后,不但会理解我的这种忍无可忍,而且,还应该对我说声谢谢呢

2014年8月25日)